微信扫码
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返回顶部

【出轨】自我价值感低但温柔漂亮的来访者,如何挽回与出轨成瘾丈夫的婚姻?

发布时间:2021年04月01日07:04:42 点击次数:995 打印此页 关闭
分享到:

案例背景:

来访者女,化名小闻,今年35岁。小闻和她丈夫结婚13年,有一个12岁的女儿,在读六年级。两个人曾经的关系很好,日子过得不错。两个人平常相处的时候,小闻很少对丈夫查岗、查手机、怀疑丈夫,可是在半年前,小闻心血来潮,就登陆了丈夫的某社交账号,她就很震惊,她发现账号里面全是丈夫跟一些女生聊骚的聊天记录,甚至还有丈夫跟这些女生出去开房、发生性关系的一些聊天记录,并且次数还不少。

当小闻发现了之后,她整个人的手都是颤抖的,然后非常愤怒,气急败坏,当场就跟丈夫吵了一架,并且立刻拉着丈夫,带上证件,直接去民政局离婚。但是因为情绪特别激动,当时证件就没带齐,于是就没有离成。那么当时在民政局现场呢,工作人员也是一直的劝和、调节,亲戚们知道这件事也再三的劝说,而且呢,小闻回到家发现,她们的女儿被吓得够呛的,特别害怕。所以呢,从那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就去到了冷暴力的状态,但是两个人都不再提离婚这件事了。但是呢,从那以后,两个人就陷入了半年的冷到冰点的关系里,丈夫每天都是半夜12点后才回家,早上也早早就出门了,同时以前丈夫的工资都会交给小闻,但是现在工资也不往家里拿了。基本上不跟小闻说话,零沟通,这样的情况基本已经维持了有大半年。

现在来访者来找到咨询师,寻求帮助,如果你是咨询师,你打算如何帮助来访者?如何设置咨询目标,如何设计咨询方案,首次咨询从哪里切入,这段婚姻主要问题你觉得会在哪里?

可以现在群里自由讨论,周日晚上八点在群里给大家分享案例全过程。

 

案例正文:

大家好,我是情感咨询师晨曦。这节课我给大家分享一个集挽回、婚姻修复、外遇处理于一身的长程案例,这个案例到最后是非常成功的达到了咨询目标。我们通过这个案例的观摩、学习,可以深入的理解长程情感个案的全貌,并且案例中拥有丰富的实操方法,不管是对咨询师,还是想解决情感问题本身的来访者,都会获益匪浅。

一、一切从“离婚的导火索”开始说起。

那么当我们接触到一个个案的时候,不管是咨询师还是来挽回的来访者,往往都无从下手,这时候有一个基本的思路,就是从导火索开始讲起。也就是,来访者最强烈的情绪,必然就是起源于最近发生的、比较紧急的事件,那我们就带着好奇,来了解来访者的夫妻关系到底发生了什么?同时别忘了带着第三只眼,看看里边暗藏什么玄机。

案例中的来访者叫小闻,今年35岁,是一名女性。小闻跟她的丈夫结婚了13年,有一个12岁、正在读小学六年级的女儿。小闻曾经跟丈夫的关系还是很好的,两个人日子过得还不错。两个人平常相处的时候,小闻很少对丈夫查岗、查手机、怀疑丈夫,可是在半年前,小闻心血来潮,就登陆了丈夫的某社交账号,她就很震惊,她发现账号里面全是丈夫跟一些女生聊骚的聊天记录,甚至还有丈夫跟这些女生出去开房、发生性关系的一些聊天记录,并且次数还不少。

这个时候,咨询师的眼就要开了,大家独特的同理心要开始起作用了。大家想啊,对于小闻,她一直都以为在这段婚姻里面,自己还是很幸福的,那么,丈夫出轨的发现,就好像让小闻从一个天堂一下子掉到了一个地狱一样,这种巨大的落差感、冲击感、和挫败感,还有对自己、对曾经两个人爱情的怀疑,这都会导致小闻作为受害者,出现一种非常崩溃的应激反应,然后就会情绪极度强烈,进而出现一些很冲动的行为。

所以呢,当小闻发现了之后,她整个人的手都是颤抖的,然后非常愤怒,气急败坏,当场就跟丈夫吵了一架,并且立刻拉着丈夫,带上证件,直接去民政局离婚。但是因为情绪特别激动,当时证件就没带齐,于是就没有离成。那么当时在民政局现场呢,工作人员也是一直的劝和、调节,亲戚们知道这件事也再三的劝说,而且呢,小闻回到家发现,她们的女儿被吓得够呛的,特别害怕。所以呢,从那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就去到了冷暴力的状态,但是两个人都不再提离婚这件事了。但是呢,从那以后,两个人就陷入了半年的冷到冰点的关系里,丈夫每天都是半夜12点后才回家,早上也早早就出门了,同时以前丈夫的工资都会交给小闻,但是现在工资也不往家里拿了。基本上不跟小闻说话,零沟通,这样的情况基本已经维持了有大半年。

那么,当我们现在了解了整个婚姻问题发生的导火索,也了解到目前的现状,其实,我们仅凭这些信息,还是不足以去下判断,做方案的。大家知道吗,有一个统计表示,新手咨询师通常在10分钟以内,听完信息,马上着急做判断,想快点解决问题;而有经验的咨询师,则是继续倾听,挖掘更多的信息。

那我们该如何继续了解信息呢?这时候我们要特别关注来访者的需求,和她的感受。那我就问这个来访者说,我们今天的咨询目的是什么呢?那通过这个问题,我们不仅能知道一个结果性的信息,那就是小闻对这段关系的期待是怎么样的,她想要达成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同时我们也通过这种方式,来去跟来访者共情,因为当你询问咨询目的的时候,就等于关注到了来访者内心最渴望的那个需求,对吗?

那来访者小闻就说了,其实她自己也不确定自己的想法。她一方面特别的恨自己的丈夫,也很不甘心;但是,另一方面,她好像又很舍不得这段关系。她说她有点难以相信,两个人走过了这么多年,现在却到了一个这样的地步,毕竟当初夫妻两人的感情真的特别好。而且,小闻也不想让长辈和孩子们特别的受刺激,所以她很想来咨询看一下,她到底和丈夫的关系还有没有希望?她们到底值不值得再修复婚姻?如果值得,她又能为这段危情之下的婚姻再做些什么?那这些问题,其实也是有关婚姻的咨询中,经常会碰到的问题。

二、基本的案情分析。

当我们听完上面的信息,这时候我们要对案情有一个基本的分析,还要形成一个基本的画面感。因为来访者已经把前因后果,以及个人的一些主要信息都说了,那这时候,你分析出了什么呢?所以我们接下来就做一个详细的分析。

我们首先看,来访者的年龄给我们的启发。来访者小闻35岁,大家要知道,其实30多岁的来访者,是我们情感咨询的主流人群,尤其是来咨询婚姻冲突的。这个年纪的人群,往往是婚姻创伤的一个主流人群,这时候她们大都已经结婚了,并且婚龄也超过了5年,孩子该有的也都有了,上有老下有小,又正好赶上了容易性出轨的年龄。这时候每个人都会有一定的人生阅历,那但是呢,对于这样的婚姻冲击,在之前又没有什么经验,因为毕竟是第一次步入婚姻。所以,我们就可以预见到,这样的情况是比较复杂的。

与此同时,我们还要能够想到,对于小闻来说,我们听她的描述就知道她很聪明,口吐清晰、逻辑明确,所以在这段婚姻下,她自己一定是做过很多关于修复婚姻的尝试的,跟她类似的来访者来咨询之前,多数也会做很多尝试。那么尝试不成功,她们才会来选择咨询。如果这个问题她自己可以摆平的话,我们可能也就见不到这个来访者了。

那其实小闻在这个尝试的过程中,有很多的挣扎。那这时候我们还要关注一个问题,就是小闻为什么一开始是急于去离婚的呢?除了情绪的冲动,还有其他的原因吗?那后来,她又在这段冰冷的关系里面,为什么又坚持了半年之久?那我们可以看到,小闻她自己有对这段关系的不舍,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她女儿刚上六年级,为了不影响到女儿的学习,所以她后来思考良久,选择了不离婚。小闻就跟我说,她女儿很优秀,学习成绩非常棒,很有希望考上当地最好的中学当中的实验班。而且呢,女儿对父母离婚这件事,是非常紧张的。那我们接触的案例多了之后就会知道,其实婚姻咨询里面,孩子也是一个非常影响结果的一个因素,因为孩子其实从2岁起就慢慢地有感觉了,父母的感情是会对孩子造成挺大影响的。所以呢,最后小闻就沉下心来,先不着急去触动这件事情。所以大家看,我们通过这样的深入分析,是不是又了解到更深层次的信息了呢?

三、小闻是一个怎样的人?价值如何?

好,不管是在恋爱咨询,还是在婚姻咨询里面,我们在了解完当下最急迫的事情,也就是导火索之后,就要开始来了解双方的价值。我们在理论课里面,洛老师也较大家,情感的世界都是一种价值的交换,也就是“用我所有,换我所求”,对吗?大家还记得四大伴侣价值吗?如果忘了,赶紧去理论课去补课。

那其实,了解价值的过程,也就是了解,我们的来访者小闻,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为什么她在35岁会遭遇丈夫这样的对待,这里面暗含了什么样的隐情呢?

那其实,小闻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性,她一直都不缺少追求者,包括她现在结婚了,在单位,哪怕同事们知道她结婚了,一样很多人追求,甚至是表白。而且呢,小闻的性格是很温柔的,她是那种典型的贤妻良母型。那我听小闻讲到,她在家里其实也是承担了大部分的家务的。那,这样一个外表性格双高的女生,我会觉得我也很想娶到这样的女生,因为她又漂亮又温柔并且还是家里挣钱最多的那个,还会把家里的全部家务都包揽了,她实际上就是这个家里边把一切都扛起来的人。

那在以前,丈夫没有出轨的时候,她也会觉得丈夫有些事做的不那么的让人舒服,但她常常都是不太去计较,就很大度、很包容。丈夫公公婆婆家发生的各种问题,包括丈夫跟亲戚之间的关系维持,丈夫自己都嫌烦,不想去解决,但小闻在这个时候都会去出面帮他去解决,并且让丈夫的家里人特别的喜欢。所以呢,我们就可以理解,小闻在这个过程中,她会有多么的不甘心。而且在感情中,我们也会发现,付出越多的人,其实她越会舍不得这段关系。所以,小闻就舍不得破坏这个家,这个自己努力了这么久、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婚姻,也舍不得放手这个男人。但是呢,她同时又觉得自己应该有尊严,心里又放不下那口气,这也就是目前小闻心里面一个非常纠结的心理活动,或者说心境。

所以说,我提醒一下大家,我们在咨询中一定要善于去倾听、了解,并且是充分的了解来访者的心境、内心的这种很仔细的心理活动。只有通过这种很细致的了解,来访者才会觉得真正的被咨询师你所看见,心里面的苦真正的被你关注到,共情才会真的存在。我们所说的共情,绝对不是只有一些空话套话,就例如说我理解你啊,你现在是不是感受到焦虑无助啊,其实这些特别空荡荡的话,是没有办法去很好的共情到来访者的。也有很多的新手咨询师问我说,老师,我到底该怎么来共情来访者,让她感觉到我懂她,那其实,你越是能够看见,来访者的内心想什么,越是细致,就好像你的心越是靠近她的心一样,来访者就感到了被重视、被关注、甚至是被接纳,就被共情到了。因为在情感问题里面,我们人往往都是一种很无助的状态,身边的朋友没有这种同理能力,其实是很难理解到我们的来访者的,她们顶多给一些,站在自己的角度给出的一些具体的行为指导、建议,但这并不能帮助来访者很好的消化自己的情绪问题。所以说,大部分来访者都极度缺乏这样一个能够看见她内心真实想法的人,这就是真正地共情,这也是很多的市面上那些玩套路的情感咨询师所没有做到的。所以说,大家一定要培养自己这种,了解来访者心理活动、心境状态的能力,那在我们案例结束之后,我也会给大家介绍我们的案例实战课程,在里面有大量的、将近68个案例,来教会大家如何来铸造这种深度共情的能力,在案例结束后,大家可以仔细的来听听这门课程的简介。

好,那么,当我们知道了,来访者在咨询中如此纠结的状态,这时候怎么办呢?我们怎么来帮助到小闻,去渡过这种非常非常冲突、很难受的状态?那我想跟大家说,其实在我们的咨询中,有90%的来访者都是处于这样的纠结状态中。她一会儿说东,你顺着东往下说,她又会对你说:“但是,老师,如何如何。”这种但是可能会出现很多次,每次出现就会让你有点崩溃。你这时候会尝试着带她到西边,可是等到你跟她顺着西边说的时候,她又回到了东边,来访者往往就不停的重复这个循环,非常非常的纠结。这种纠结有时候会让咨询师感到很抓狂,感觉自己好像要被来访者的选择给撕裂了。这就是我想给大家分享的一个咨询师的感受。

所以,这个时候我们要去看来访者,她是有这么复杂的心情,可是呢,她仍然默默的坚持着这段关系,不离婚,她受到这么严重的伤害,她还在这段关系里面,撑着,我们就可以看到,其实来访者的身上,是有资源的,她的内心是有力量的。她会主动地求助咨询师,来去帮助自己,那来访者也是有一定的高认知程度,还有丰富的资源的,这是我们必须要在咨询中,特别是与婚姻外遇有关的咨询中,看到的来访者的一个力量所在。

四、如此高价值的小闻为何会选择嫁给丈夫?探索双方的原生家庭。

那么当我们看到来访者的这些信息时,我们看到来访者非常纠结的这个目标,然后我们也看到了来访者的力量所在,接下来,我们就要陪伴来访者进入到下一个阶段,就是开始对来访者提供的很多信息进行提问、澄清,去探索一些,来访者想要解决的问题里面,更深入的一些潜在的可能性。

那我们第一个需要澄清的,就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不知道在座的各位能不能想到这个问题,那就是,小闻这么的高价值,漂亮温柔而且又情商高,她为什么当初会选择嫁给丈夫呢?看起来,这个丈夫似乎对小闻不够好,并且也不是那么的有能力,又或者说很没有责任心,否则小闻就不用独自扛起一切了,对吗?那么这也是作为咨询师的我,当时非常好奇的部分。所以说为什么要告诫大家,要带着好奇和空杯心态,去陪着来访者去探索,而不是一来就是下判断,大家还记不记得理论课上,洛老师说过的:来访者都是带着答案来的,其实答案在来访者的心中,而不是我们所评判出来的,我们咨询师只是一面镜子,去照出来这个真相,对吗?

那当我仔细的询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来访者就开始来回忆曾经的恋爱史,以及原生家庭的信息了。因为正是这些曾经的经历,让她选择了自己的丈夫,有了这样一个动力。小闻就说,在她上小学、初中甚至是高中的阶段里面,这个来访者的爸爸是出轨的,她爸爸甚至是公开出柜,直接搬出去和小三住一块,完全不管她。

那么小闻的兄弟姐妹都比她大很多,已经成年了,她是家里面最小的一个孩子。所以她小的时候就受到了很大的打击。那身边的亲人就会经常对小闻家里指指点点,所以小闻的心里面,对爸爸是非常的排斥的。那在小闻恋爱的时候,她爸爸也有给她介绍对象,可是呢,但凡是爸爸介绍的,她一概不接受。这些男生其实条件都非常的优越,但她最后就选择了现在的这个丈夫。那这个丈夫到底当时是怎么样一个情况呢?

这个丈夫在当时的价值其实并不高,甚至可以说跟很多追求小闻的男生差了很远。但是,这个丈夫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追求小闻的时候,始终不离不弃、不肯放弃,给人一种很坚定、很有安全感的感觉。那其实,小闻在成长的过程中,追求她的男生是非常非常多的,大部分男生都会觉得,小闻是一个很温柔的女孩子,不要吓到她,于是这些男生在追求的过程中,一旦被小闻拒绝了以后,就常常不会再继续追求了,就停住了。可是,小闻这样一个,因为父亲的出轨,非常没有安全感、非常没有自信、自我价值感严重被低估的女孩子,她其实是特别想要去确认,别人对她的爱意的。那么,这些男生虽然不断地追求她,但在这个过程中,特别勇往直前、表现出很坚定地爱她、甚至让来访者预期到以后也会坚持的很爱她的男生,就是她现在的先生,所以最后呢,她就嫁给了这个始终不断的追求她的先生,而没有去选择那些虽然在追求她,但是特别含蓄的男生。

所以大家看,大家记不记得在理论课,洛老师讲过,套路都是要量身订造的,不可能直接拿来就套上去。大家看,很多外边的情感机构,特别是某些PUA的机构,教男生一些方法套路,说要控制需求感,要不要对女生跪舔,要让女生被自己吸引,等等,你就会发现,这个案例就是特例。事实上,特例还会有千千万万种,而这些外边的所谓一成不变的套路,他们之所以会这么说、这么选择,只是因为他们内心是有一些被女生拒绝的创伤,没有修复的,所以其实是恐惧让他们选择了比较没那么坚持、没那么大投入、不那么深的喜欢对方的一种方式,来去获得情感,但这些所谓的拿来收钱教学员的套路,只不过是他们内心的没有修复的创伤。所以其是很多的情感咨询师,特别是这种生搬硬套的照搬套路的,包括很多的来访者,内心是有很多的心理情结,没有去很好地处理的,这就会让他们在指导来访者,或者自己的情感中,遇到真的优秀、喜欢的人,用这种若即若离的方式,可能会完美的错过对方。

那我们其实可以看到,这样一个各方面都很杰出的女孩子,并且也没有那么害怕离婚的女生,其实内心里,她是有这么大的一个隐痛的。同样的,我们在跟她咨询中,也会听到她讲,她先生的原生家庭的情况。先生的原生家庭是,先生的父亲身体不太好,所以先生的母亲主要以照顾她的父亲身体为主,剩下的部分就要先生自己来。先生和他的兄弟都是自己来长大的,并没有受到很好的照顾、关心,很独立,所以先生其实也会表出来,在关系中非常的淡漠的样子。这就跟很多回避型人格,从小被父母忽视惯了,所以长大了之后也习惯了忽视自己的恋人,一样的道理。那先生就表现得对别人的事情都不是那么的上心。

先生的行为,其实是完全复制了他自己父亲的状态,因为他父亲内心常常关注的是他生病的那个身体,他应该吃什么药,至于对孩子那个部分,他父亲的观念就是,小孩子自己就长大了。所以她先生在自己的关系里面,也是像父亲那样,很照顾自己的想法的。

那在这里举一个例子。在小闻和先生刚结婚的时候,其实当时因为先生的家庭条件也不怎么好,两个人没什么积蓄。但是呢,她先生就特别喜欢照相、摄影。大家知道那时候好一点的相机甚至要好几万,对她们这个刚成立的家庭来说,是非常非常奢侈的。但是呢,小闻就把她们家所有的钱都拿了出来,帮丈夫买了一些专业的摄影器材,包括最核心的相机。然后呢,她们的饮食就在几个月里面吃最清淡的,比如说斋的挂面啊,白粥馒头啊,等等,用非常省钱的方式来应付过去伙食。

我们可以这么去看待,因为丈夫在追小闻的时候不停的投入了,所以小闻就在后面,把自己全身心都拿出来,回报给丈夫,在这个关系里面,她付出了无数的时间、精力,和一切她能够付出的东西。在这个过程中,小闻在这个事情发生之前,从来就没有觉察到,哦,原来这个关系,是这么的不公平,她也从来没觉察到,她所受到的委屈原来有这么的大。这时候,当先生突破了她的底线,这个事件爆发的时候,其实小闻才真正仔细地去了解和觉察她们的关系。当她去觉察这段关系的时候,她会发现,原来在整个过程中,自己付出了那么多,无论是结婚时候的彩礼、礼金、陪嫁,还是结婚以后为了家庭的付出,相比起丈夫的投入和付出,多这么多,而丈夫呢在结婚后,主要的任务就是上班和玩。而我们的小闻作为一个妻子,既要去上班,把工作做得更好,又要好好地把女儿教育好,又要把家里的柴米油盐酱醋茶拿起来,她好像是一个无敌金刚女战士,什么都可以做到。

所以,我们就回到刚开始的这个问题,我们说为什么小闻一开始知道丈夫出轨,会如此的暴跳如雷,急着想要离婚,但为什么后边又隐忍了下来,在冰冷的关系里面坚持了大半年?大家就可以理解,这里头全是情绪,全是小闻的委屈和愤怒,还有她的不舍得。当我们对一段关系投入了这么多,我们怎么可能去轻易地就舍弃它呢?所以,我们就能看到,小闻她的纠结和愤怒,我们听得越多,越可以看到她的心理活动,还有她过去的艰难的心路历程,这时候就越能通过她的心境,去共情到来访者。

这个时候,当我们在替来访者澄清很多事实,我们到底要对来访者的哪些情况进行澄清呢?我们要去澄清来访者在关系中、在冲突里的一些重要事件,我们也需要去澄清一些,来访者所呈现出来的、听起来很矛盾的地方,就像我会对小闻说,“你条件那么好,为什么家里的事还是你在做?”这一听就是有一点奇怪和矛盾的地方。

我们就在第二个阶段,可以去做澄清,对来访者做更多的了解。当我们去问来访者更多的信息的时候,比如说,我们可以问小闻,为什么女儿小升初如此的重要,你因此考虑隐忍?比如说,我们可以问小闻,你们夫妻两人的原生家庭是什么样的?比如说,我们可以问小闻,你们在家庭中的分工和责任是怎么样的?这些我们都可以对来访者,有一个更深入的了解,而不是就根据一开始的那个案例背景,来去做判断。

五、咨询目标的确定。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来看看,这个咨询目标要怎么来设置,因为我们一开始提到,当我们问来访者她的咨询目的的时候,她其实是很纠结,很不确定的,对吗?这时候当我们了解到更深入的信息,我们就重新回到这个问题来,看看能不能确认出新的咨询目标。

在咨询的过程中,有的时候,这个咨询目标是需要我们多次不断地去确认的。那么小闻她慢慢就跟我讲:“其实我特别的纠结,我在咨询中也想要更清晰自己的想法和想要的选择。坦白讲,我为了这段婚姻的修复,已经做了很多努力了,但是效果都很不好。我真的没有力气再去做什么努力了,也不想做,觉得很迷茫、很无助。”大家看,这个时候小闻是已经说出来自己主动做了很多努力,还有这中间的无助和迷茫。那我们就要知道,即使她不说,我们还是要问说,你为了这个咨询目标,都做过哪些努力?那小闻就接着说:“我特别想知道,为什么他都这样对我了,我还是舍不得离开?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他就可以这样来对待我?”似乎她的咨询目标,并不像有些来访者那样那么清晰,就说我一定要挽回,我一定要修复这段婚姻。但是小闻很明显,她的这个咨询目标是模糊的。那么,我们作为咨询师,就必须要陪着她,往下看这个关系里面到底蕴含着什么?

六、婚姻修复的第一个阶段:以新的角度理解先生,通过关系救急,帮助习得性无助的小闻重新看到起色和希望。

那么当我们发现咨询目标不那么清晰的时候,我们就先放一放,我们可以就直接进入这个婚姻修复的第一个阶段,我们可以顺着来访者所说的:我都做了那么多努力了,但没有用,我们接着去探讨。

那小闻就说到了,说丈夫出轨这件事请,已经让她很痛苦了,但她现在发现,比出轨更痛苦的是,丈夫在出轨之后表现出来的这种态度。这种态度会让她觉得,你一个做错事的人,你反而更加的理直气壮,更有理、更高姿态了,你反而拒绝沟通,你反而摆出毫无悔改的样子。而我这个做对事、我没犯错的人,却要来委曲求全,来忍受你的冷眼相待,并且在家里含着泪坚持,还要顾这个顾那个,她就会觉得特别的不能理解她的丈夫。那大家可以想一想,如果现在你是咨询师,你听到来访者这样的倾诉,你会怎么去跟来访者说,会怎么去处理来访者的这个憋屈?大家可以先停一停,想一想。因为你会发现,来访者现在很憋屈,她自己已经做了挽回了,但效果不行,她已经很没有能量了,对吗?如果你这时候又像市面上某些咨询师那样,强硬的让她去跑步,去提升自己,去做很多很多的行为,她做得到吗?做不到,她没有力量去做,那这时候怎么办?我们说,这时候,咨询师如何处理,就非常非常的体现我们的咨询到底有没有价值,对来访者能不能起到一种细水长流但又真的带领她的作用。

那我们来看应该怎么来处理这个问题。我就问小闻,我说,先生这样做,你感觉不太理解对吗?那这个不理解里边,我们来看一看,你觉得,他为什么会这样做?这样做他会得到什么好处呢?小闻就开始去想,先生不理我,会有什么好处?小闻想到的第一个就是,哦,他不理我,我就管不到他了,这是不是一个好处呢?那么我就接着跟来访者说,当你管不到他的时候,他又会怎样呢?小闻就告诉我说,那他会比较自由。那我又会接着问她说,那他可能还会有什么样的感受呢?然后小文说,那他是不是就会感觉到比较平静?虽然,现在家里面是一个冷战的状态,但是没有人到他耳边去喋喋不休。我说,没有人在他耳边去喋喋不休,那他又会收获什么呢?小闻说,那他就不用面对他自己的错误了。我们就接着往下问,说他不面对自己的错误,他又会怎么样?小闻就继续想说,那他就没有那么紧张了吧,他就不会觉得那么丢脸了吧,他可能就会觉得真正的轻松吧,在这样一个过程中,慢慢地小闻就一点点说明白了,原来这个人的表现这么让我生气,我感觉他这么可恶,弄了半天,他的背后可能是这种可以理解的状态,所以这时候,小闻就陷入到一个深思的状态里面去。

我接着跟小闻说,你原来就是想这,丈夫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么糟糕?现在你会知道,虽然他犯错了,他也会努力让自己变得更舒服一点点,他也会努力让自己不被指责、来保护自己,他也会想办法让自己轻松一点点,对吗?当你去了解这些事情的时候,你会做一些跟以前有什么不一样的事情呢?

小闻她就会分析说:“老师你知道吗?亲友们给我出了特别多的主意,但是我试了都不好用。”那我想提醒大家,一般普通人都会给自己受了伤的朋友提供很多的建议,其实对来访者来说,多数的建议都是不好用的,因为大多数人提供的建议是只能帮助那些,没有那么激烈冲突的关系,才用得上。

就比如说,夫妻吵了一架,你不理我,我不理你,然后妻子穿一个很性感的衣服,丈夫可能一下子就没那么生气了。但是,如果夫妻的关系已经闹到,有将近半年僵在那里了,妻子简简单单的,提供情绪价值,去变美去诱惑丈夫,让孩子帮忙等等,这些办法其实都不会起到什么作用了。因为双方心里都憋着一口很长的气,都很憋屈,很多误解。所以,小闻也会说:“朋友们建议的这些办法我都试过了。其实我自己都已经有些疲倦了,我现在就是有点能了解他,其实他也是为了维护自己的面子。但是呢,我还真的不是特别想做什么样的改变,因为我真的做够了。”那这也是来访者常常给我们呈现的状态。

我们咨询师在这时候,通常都会启发来访者看看要不要去做一些改变,对吗?好了,现在来访者说,我觉得太累了,我不想做了,我已经做够了。这时候我就会去问:“你不想再做什么改变了,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些原因?”

那么小闻她是这么说的:“我在这个过程中,我就不断地去做不断地去做,可是我发现,我非常非常不喜欢这样的自己。”那大家听到这,会不会觉得很好奇,你主动努力的去修复,你为什么会觉得不喜欢这个努力的样子呢?然后我就问小闻,小闻就说:“我这样不停的做,可是我觉得我这半年,我的样子简直像一个疯子!因为我一直想办法集中注意力,然后能跟他说上话;可是呢,当好不容易偶尔能说上一些话的时候,我就会本能的又想把自己的愤怒表达出来。有时候都会觉得,我自己就是一个神经病,简直就是疯了!我丈夫也会说,我现在变得不可理喻。”在这个时候我们就会看到,来访者对自己一直采取的方式,也开始质疑,同时她有了新的角度,可以去理解她的先生了。

那大家听到这里,可能有的咨询师就会说,那就赶紧让她们的关系去升温,让来访者去做些什么吧?或者说我们在咨询中,看到来访者想通了,也就会去指导她做一些改变,对吗?但是我想说,现在去推动她们改变,实际上还为时过早。这是因为,我们还没有引导来访者,去找到她自己的资源,以及这段关系的资源。我们接下来,就会进入到第二个阶段,帮助来访者建立自信,重获力量的阶段。

七、婚姻修复的第二个阶段:帮助来访者建立自信,重获力量,找寻资源,并重新升温夫妻关系。

我们前面讲到,来访者其实是很漂亮的,工作能力也很强,对吗?但是呢,我们会发现,来访者人生最挫败的时候有两个,一是小时候父亲公开地出轨、伤害她们家的自尊,这是她最觉得挫败的,因为她很无助;另一个就是自己的丈夫出轨,然后天天在外面玩,不回家、不理她,冷暴力,这会让她觉得特别的挫败。

那么这时候,我们怎么来帮助来访者寻求资源呢?我们会发现,除此之外的一些事情,我们的来访者其实还是做的非常棒的。比如说,小到做饭,大到抚养女儿,甚至是工作能力,这些她都乐观坚强地在继续做着,并且做得很好。上面也讲了,她们刚结婚的时候,小闻就可以天天只吃斋面,省下来的钱给丈夫去买照相机。我们就会知道,凡是这种有能力去付出的人,她其实都是有本事、有资源、有忍耐力的。这个时候,小闻就会想说,只要两个人过得好,什么都可以付出。

我们看,这个来访者,虽然从小受到原生家庭的伤害,但她的一个爱的能力,是不是还是很强、很丰富的?她会好好地爱别人,好好地在意别人、好好照顾自己身边的人,这其实是一个重要的资源。那我们也会发现,当她在工作中,遇到一些问题的时候,她总是努力想办法去解决。因为她父亲给她母亲带来了伤害,所以她也特别的孝顺父母,包括丈夫那边的公公婆婆,也很孝顺。大家看,这些是不是都是来访者身上值得肯定的地方?那我们说,这些就是来访者的重要资源。

那么,我们就会发现,这个女生的身上其实有非常多值得肯定的地方,我们这时候就要帮她寻找到这些资源,来对她进行肯定,这就跟我们心理学一个叫阳性强化的治疗技术一样,我们不断地强化,就等于把这些肯定点、这些能量注入到来访者的体内,那她就慢慢的感受到自信心,也就恢复了力量了,对吗?

那么,在我们肯定的过程中,我们的来访者就可能会去质疑,比如说小闻她就会跟我说,“老师,我真的有那么好吗?”这时候,如果你是咨询师,你会怎么办?那,我就利用了一个社会支持系统,通过她的这种人见人爱、在人际关系、在工作同事关系里面的地位和高价值,来去进一步强化她的自信。我就给她布置了一个作业,我让她去找五个朋友,然后呢,我让她找这些朋友来去评价一下自己,写一写对自己的印象,其他的什么都不要说。那然后,我就问她可不可以找到,她说可以。好了,这时候小闻就去做了这样一件事情。

结果呢,就是在下一次咨询的时候,小闻就非常惊喜的跟我讲说,她的朋友给她的都是非常好的、正向的评价,而且用词她自己也是非常认可的,然后她才很兴奋的跟我说到:“原来我一直在努力往我想要的样子去靠拢,可是我不知道,其实在我朋友眼里,我已经早就达到了我想要的模样和标准了!”所以小闻就开始觉得:“嗯!原来我自己是很优秀很不错的!”

那我们在咨询中,其实也可以帮助那些丧失了自信的女生,用各种各样的技术和方法,比如说,请周围的人来对她评价等方法,来鼓励她,形成她对自己的一个正确的理念。那么接下来,我们帮她找到了一些资源之后,我们也会跟着来访者一起,在有资源的情况下,重新来解读她跟丈夫之间的婚姻关系。

那我们来看,在她们两人的争吵里面,丈夫是要维护自己的自尊的,而小闻也要维护自己的尊严。那么,当两个人都站在自己这一边,导致两个人对立起来,这时候关系是没办法往前进一步的,对吗?所以我们看到,是不是最终还是要有一个人来让一步,这段关系才可能没那么僵,才可能往前推进?那但是刚才小闻也说了,我不想做什么了,这时候怎么办?难道让对方去改变吗?

那我就会问小闻说,那你觉得,谁来做这个改变会比较合适?这时候,其实来访者是非常聪明的,她很快就意识到说:“我觉得我现在跟他说话,他都不搭理我,想让他来做改变,就更加不可能了。所以还是要我来改吧!”这时候呢,我们就可以接着引导来访者去探索,我就说:“那你觉得,可以试着去做哪些改变?”来访者想了想就说:“我先生最不喜欢我指责他,我可以做到的事,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面,我尽可能地不指责他。但是说实话,不指责他,我也很憋屈,因为还是会有很多愤怒。”我就问她:“那你可不可以做到一个星期不要去指责他?”小闻想了想说:“我觉得一个星期还是可以做到的。”

那在这里我就要提醒一下大家,很多来访者因为是被最亲密的关系所伤害到,所以她是很容易走极端的。比如说,来访者很容易聪,我不理你,我要端着我的尊严;一下子跳跃到,完全不要自己的尊严,极力地去讨好对方。

我们在情感大师的理论课里面,洛老师也给大家讲到,这种婚姻类的案例,有四个阶段,那么前面两个阶段都是很极端的,大家还记得吗?就是一个是受害者的模式,容易指责谩骂对方;但第二个阶段一下子就是施害者的模式,就会觉得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是自己不够好导致了关系变成这样,然后就会去做很多挽回的动作去讨好对方。在理论课,洛老师就说到在,这两个阶段其实都不利于婚姻关系的解决,大家记得吗?那顺便考考大家,什么阶段下,才意味着关系修复真正的开始呢?那如果忘记了,记得回去复习。

好,来访者就很容易觉得说,在婚姻里面,改变就一定是要来一个翻天覆地,彻彻底底的改头换面,但她们,包括很多咨询师没有想过,其实在关系里面,往往微调才是至关重要的。所以,当夫妻关系进入到冷战,还没有离婚的状态,其实这种关系常常是命悬一线的,就好像走钢丝一样,你真的会很紧绷,很谨慎,一个不小心就直接掉下来,就没救了。

那怎么办?大家就要知道,这种紧绷的状态,如果我们指导来访者,或者我们来访者自己对伴侣有一个非常激烈的回应的话,就一定会从钢丝掉下去的!相反,如果是一个很平和、很小心的方式,慢慢地、稳稳地向前走,一直走到安全的彼岸,这段婚姻关系就有可能达成修复的目标。

那么,对于我们的小闻,也是一样的情况。如果我们让她彻底改变,再也不去指责她的丈夫,这是做不到的,实际上对她也不够公平。可是呢,如果只是一周不去指责,两周不去指责,然后来呈现自己愿意向对方传递一个和平解决问题的意向,而不是说,坚定地要把对方钉在一个对婚姻不忠的十字架里面,那么情况就会很不一样。所以,当我们这样探讨的时候,小闻采取的办法就是——我这个星期都不再指责他,也不跟踪他,我就做我自己的事,他愿意回来就回来,他愿意在家吃饭就吃饭,我只做我能做的。

当小闻进入到这样一个状态的时候,其实她开始慢慢地就采取了一种主动的行为了,这时候我们就需要去看,小闻做到了这些,丈夫会有什么回应呢?那么在下一次咨询,小闻就说:“嗯,我感觉先生好像有一点点变化了。”我就说:“这个变化体现在哪些地方呢?”小闻接着说:“我发现,虽然他还是不怎么跟我讲话,但是我注意到,他呆在家里的时间变长了。早晨他不是一大早起来就火急火燎的走人了,而是在家里多待一会。然后我也没做什么,但是他每天呆在家的时间都会慢慢变长。”那我们看到,其实很多案例,这种挽回的希望,或者说关系推进的进程,往我们想要的方向去走的过程,都是这些细节带来的改变。那我就发现,有一些来访者,我可以说她们这种“感受爱”的能力特别弱,她们就很容易忽略这些细节,然后就会跟你说老师,我们是不是没希望了,你看做了那么多他都没说要跟我复合。那这时候我们作为咨询师,你就需要足够的有定力,你要告诉你的来访者,这些细节的改变,就是关系满满回升的证明,你要让来访者去看到整个的大局,而不是总是活在她自己的幻想和世界里,总想一口吃成一个大胖子。

那么当我们的来访者发现了这样的变化之后,我就问她:“这个变化对你有影响吗?”小闻就说:“我感觉舒服了那么一点点,毕竟我不需要在家里连个人影都见不到了。可是有的时候,我也有点想看到他更大的一个变化。”好,那么这时候,你又会怎么来回复来访者呢?我就接着问她说:“如果你想要这样的变化,你又会做一些什么事情来达成呢?”小闻想了想说:“可能还是继续改变我自己吧。如果我现在就去找他谈,估计他又变回去了。”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就帮助来访者讨论了怎么继续接下来的方案,怎么把现在这样慢慢好转的婚姻关系,再坚持一周,两周。

那么,这时候很神奇的效果就发生了。就是在这样一种状况持续了两周之后,我们来访者的丈夫,原本是死都不跟来访者多说一句话,就是很防御的状态。结果两周之后,来访者的丈夫居然开始主动找一些理由,去跟我们的来访者搭话,然后来访者开始跟她的丈夫可以讲一些很边缘的话题。在这个过程中,来访者就会说,她其实跟丈夫谈话中,经常还是会焦虑,想谈的更多一些,更快一点说到核心的问题。那么,为了帮助来访者不那么着急地去推进关系,我们就一定要鼓励来访者来进行自我成长。

八、婚姻修复的第三个阶段:当来访者开始焦虑,急于推进关系时,引导来访者进行自我成长,行为指导就可以运用了。

那么,我们怎么来引导来访者,自发的去自我成长,找到自己想提升的事情做呢?这肯定不是靠我们咨询师来去强硬地塞给她们的,这样塞来访者的意愿和动力也不强。那在前面我就跟大家讲到,来访者的社会支持系统里面,朋友、同事、亲戚对她的评价是很好的。我当时就引导她说:“你已经发现,大家对你的看法不一样了,那么现在你也让你的婚姻关系有所缓和。不过目前,因为先生还不怎么愿意交流,所以你还是会在这段关系里面,体会到有些跟以前不一样的地方,那么你感觉,现在和以前有哪些不一样呢?”

这时候小闻,她很有意思,她就给了我一些正向的反馈,她说:“当然,我现在还是有痛苦、孤单,但我好像发现,我更自由了。比如说,有几个晚上,我送孩子去上课,那我就自己去逛逛街,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说:“那么,当你有了这样多一点点的自由的时候,你会想做什么呀?你以前有没有天天在忙家里的事情的时候,特别想去做但又没时间做,心心念念的事情,或者梦想,有吗?”那小闻想了想,说:“有!老师,我其实挺想学画画的,我小时候画画不错,也特别想学下去,可是后来我爸和我妈分居了,就没有学下去了。”

那么大家就会发现,在咨询中,老师会非常多的引导来访者去看一些她自己积极地部分,去引导来访者的看她内心所想。如果一个人,她逼着自己沉浸在痛苦中,她就会被情绪包裹。可是,我们会发现,再怎么痛苦的人,她也可以在一些帮助下,去找到一些,和她内心比较匹配的、尽管她能量值很低也能够想要去做到的事情。如果她去做了,她内心的力量就会有所增长。

所以,这个来访者在这次咨询之后,就去报了绘画班。那当她女儿晚上上课的时候,她也就到旁边去学画画,一周画上两三次。那教绘画的老师都会说:“哎,没有想到你这个年龄来学习,其实还蛮有天赋的。”所以她画得好开心。渐渐的,她就可以把这些画拿回来家里画。那有时候她丈夫路过的时候,还会点评一下。就这样一步步的,她们的冷战慢慢被打破了。

这时候,可能我们的有一些女士会提这样一个比较尖锐的问题,就是,小闻打破了冷战了,那么,不仅仅是要跟她先生说话,更重要的,是不是要在这起出轨事件里面,去还自己一个公道,去换一个公平?我想说,这个问题特别重要,也问的非常好。而且我也很坚定的回答大家:是的!绝对是要为自己找回公平的!每一个在感情中受伤的人,都是要为自己找回这个公平的,那对于小闻来说,也是毫无疑问的。只是我们也要知道,当两个人关系还在完全对立的时候,两个人会更加的关注对方对我的态度是怎么样的,她不会太关注对方表达给我的内容是怎么样的,主要看态度。如果说,这时候我们让来访者去过多的关注这个内容,去通过内容获得一个公道,那么,其实先生本来就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但他也有愧疚,要不他早就离婚了。他不知道怎么办,他也很纠结,那么如果别人还死死抓着他的错不放,他就会觉得你是在传递一个信息:否定我、讨厌我、指责我、嫌弃我。

所以呢,很多夫妻在出现问题、在争吵的时候,大家就会只注重对方当时讲了什么、对方的态度是什么,而忽略掉沟通的过程中,对方其实还想向我们传递的一些意向。有很多像小闻这样的妻子,她们为这个家庭付出了特别多,然后,在遭受背叛的时候,还要去修复这个关系。那么她们在修复的过程中,就会比较着急的挽回。所以,她们会过度努力,这时候就会给到对方特别大的压力。所以,我想告诉大家,当一个人他有做过对不起家庭、对不起爱人的事情的时候,那么连爱人对自己的接纳、理解和原谅,对他来说通通都是压力,那更何况是那些咄咄逼人的指责呢?

所以,我们要知道,要想真正的帮助来访者,我们就需要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到每个人内心里面微妙的这些心理冲突和变化。当然,在这个案例里面,其实,丈夫也是有很多问题,也有很多需要丈夫去成长的部分的。但是,我们把她丈夫的问题列出来,钉在十字架上,无益于婚姻关系的改变。

与此同时,对于这种婚姻类案例,特别是有小孩的案例,我们还要知道,小闻的夫妻将来不一定就会一起生活,但至少她们是有需要回到一个和平的沟通上来的,因为她们还有一个共同的女儿。她们还是要去协商,怎么照顾女儿,让她好好长大。那么,很多有关婚姻咨询的案例研究统计,有两种比较好的结果,一种就是,如果夫妻通过咨询师的帮助,能修复婚姻,幸福地继续走下去,这是最好的结果。但是,如果确实不能修复的话,这对夫妻应该至少也要选择和平分手,那么分开之后,彼此还可以是对方的一个资源,这也是一个比较好的结果。那最糟糕的状态就是,夫妻之间的关系一直特别差劲,或者是打破了天窗的去分离,然后彼此充满了仇恨、埋怨,这样的一种夫妻关系的结局,才是最为痛苦的。

在这个案例里,小闻的丈夫每天都在外面玩的时候,其实他心里面并不怎么舒服,那大家想,他想不想回到家庭原来的样子呢?其实他也想,但是他也很难相信,他的太太会原谅自己。所以后来小闻就对丈夫做过一次实验。小闻对小狗是有点敏感的,丈夫把小狗狗抱回家里面来,小闻要是在以前,会立刻很愤怒地让丈夫把小狗抱走。但是,那天小闻只是跟丈夫说:“哦,你要养一只狗啊。”然后说完,就回房间去了,在也没有说别的话。过了一会,她从房间里面出来的时候,她丈夫已经把小狗给抱走了,然后再也没见他抱回来。我们就会看到,就像小孩子会去试探父母是否爱自己一样,过失方也常常试探说,受伤的哪一方是不是真的能够原谅自己?那对我们咨询师来说,其实我们内心会有一个挑战,就是我们的内心是有价值观的,很多来访者或者来访者爱人做的事情,是我们价值观很难接纳的,但我们必须要把自己磨炼成一面镜子,去映射、去接纳,这个接纳不是说对方说的都是对的,而是我们必须帮助自己找到一个切入口,去了解这样一个人,她到底是怎样一个心路历程。

一个人关心你,也不管她做了什么,其实我们都可以从两个思路去思考原因。这两个思路是:一般人在关心你做一些事情,要么就是帮助她自己,要么她其实就是帮助关系。我们要知道,说穿了,一切案例,一切心里面的诉求,人都是为了维护自己,或者是维护自己看中的那段关系,才会在关系中呈现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样子。我们怎么样把那些我们看着有点不习惯、甚至不顺眼的事情给剥开,找出中间合理的那部分,那些我们可以理解的动机和行为,然后呈现出来访者,这才是我们咨询师真正应该做到的事情。

同样的,当我们陪伴来访者的时候,我前期不会给她看到太多她先生对这个家庭的付出,因为如果特别早让她看到,来访者会觉得,老师你是不是在劝和啊?她会觉得你只是在劝和,不是真的帮我梳理这段关系。所以,小闻这个案例,我是先帮助她建立自己的自信,然后陪着她慢慢看先生在关系里的松动,在进行后面的工作。

因为小闻之前说过,半年前先生就不跟她讲话了,这实在太糟糕了。那我就问小闻:“这半年,先生除了天天很晚回来之外,还会在家里做些什么?”小闻慢慢地就会讲:“虽然他不给我钱了,但是他会给家里买一些贵重东西,给女儿交学费,然后家里的东西坏了,也不用我说,他会主动去修。”那说到这里我们就看到,也许这个先生不见得是小闻的一个良配,但他也不见得是一个特别糟糕的人,对吗?

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在婚姻情感咨询中,我们的工作目的,一定不是为了证明,来访者的那个配偶是一个非常糟糕的人,除非她说爱人的行为已经涉及到来访者的人身安全,或者非常危急的情况下。但多数情况下,我们的工作目的不是为了证明她的爱人有多糟糕,这时大家一定要注意的。我们要知道,只要来访者还愿意为关系做咨询,其实来访者也害怕,她害怕她在为这个关系做重要决定的时候,可能会有一些过错,那来访者可能还会有别的害怕。比如说,她害怕证明她爱人真的很糟糕,那么这个爱人又是她自己选择的,这间接证明了她自己也是很糟糕的。所以我们就发现,当我们去找来访者的资源,然后推动来访者去重新解读关系的问题,再帮来访者寻找可以改变的切入点时,我们就可以在来访者有力量的时候,带来访者进一步去看她先生中一些可取的部分,而不仅仅是去理解她的先生。

当我们慢慢做到这样程度的时候,来访者会一步一步地跟着咨询师走,她慢慢有力量去跟先生建立一些连接,那么这对夫妻就从一天不说话,到一天可以说两三句话,再到十多句话,到慢慢他们可以讨论一下他们婚姻出轨的问题。

那么,其实整个个案做到这样一个状态,已经把来访者最基本的和最初的诉求给解决了,来访者也了解了她自己的想法,也了解了先生的想法,也改善了自己的情绪,也改善了关系。但是,咨询做到这个时候,并不见得一定就结束了,我们有时候还要看来访者在这个过程中,有没有提出进一步的需求。

九、婚姻修复的第四个阶段:白头偕老真的是我的需要吗?我到底想要什么?

那么,这时候我们就进入到了婚姻修复的第四个阶段,也是最后一个阶段。通常,我们会在咨询的结束之际,引导来访者去回看整个咨询中自己的收获,并且把这个收获带到她和生活的各方面去。那来访者在这个过程中,很深入的看到自己的成长,学会了画画,帮助了以前的同学筹办了一次同学会,老师和同学们也都非常感谢她,这也增加了她的自信。同时因为学习和参加了一些活动,使得她不再局限于每天在加操持家务和上班,她开始有自己的时间,参加一些聚会活动。在这些活动中,这样一个优秀、漂亮又温柔、又有自己思想的女性,是很容易得到肯定的。这是我们大家可以想象到的。那么,当得到了来自他人,男女老少各方面对她的肯定的时候,来访者受挫的自信,就慢慢又重建起来了。

当开始重建自信的时候,来访者在咨询中提出了进一步的要求,这也是我们咨询师有时候会推动的一点,就是帮她去看,解决完这个问题以后,她还会不会对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这其实就是触动来访者,主动的自我成长,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只是被动地解决问题。

这时候,小闻她是想知道,这么多年,她努力为这个家庭,去维护关系,她以前就觉得这样做是为了她和她先生白头偕老。但她现在突然意识到,这个白头偕老真的是自己的需要吗?她开始质疑这个点。她想知道,自己未来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所以咨询师又陪来访者去梳理了一下,她自己积压的一些愿望,重新去清晰自己的底线,并且慢慢尝试去跟她先生讨论自己的底线,和她的期待。可能有的朋友会说,她先生这么拒绝讨论底线,怎么还会跟她讨论呢?我想跟大家说的是,当关系缓和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有些敏感的话题其实可以拿出来讨论了。有很多话题不是不能讨论,只是时机合不合适。

那但是,我也必须要坦诚的告诉大家,就是这个案例里面有一个结果是比较遗憾的。当小闻和她先生可以心平气和地讨论他们关系的时候,小闻的先生并没有表达出,他愿意为了这个家庭,放弃自己出轨的愿望。恰恰相反,他在这个问题上,是非常坦诚的跟小闻说,他觉得很多男生都会有出轨的想法,他并不愿意在这个方面做很多的调整,但他愿意把更多的时间留给这个家庭,因为他觉得婚姻制度可能是对人类的一个舒服。他其实觉得这种三妻四妾的状态,他会更喜欢。

这个时候,因为小闻已经成长了,已经有了很多力量了,她没有再表达出特别的愤怒,尽管她心里有些失望。然后呢,小闻这时候就做了一个很重大的决定,她就跟她的先生说:“你有这样的想法,也许比较符合你的理想,但是跟我的理想实在差距太大了。而且很多年以前,我其实就告诉过你我的想法,但也许我现在才知道,原来在你的生命中,你是希望有不同的女人的。”

那最后小闻就跟她先生说:“你有那个愿望,我祝福你。可是,我是没有办法继续奉陪下去的。”她先生刚开始听到小闻这样说的时候,有些意外,也不高兴。后来,她们又因为这个不高兴,做了几次沟通。这个时候,小闻已经能够面对她先生那种强烈的情绪指责,并且可以非常平静地去听了。她能够区分得出来,对方的指责,实际上是对方对于自己不配合他那些三妻四妾宪法的抗议和需求,但并不是说,小闻自己真的有问题。

所以后来,这对夫妻在结束咨询后的几个月,当她们的女儿考上了重点中学,并渡过了适应期之后,两个人在婚姻底线这个问题上,仍然没有达成协议,最后她们选择了离婚。可是,小闻在离婚以后,又做了两次咨询。她表示,非常感谢咨询,能够帮助她从婚姻的困境中走出来。那个时候她被冷暴力对待的时候,非常痛苦。现在呢,她终于可以从那里走出来了。

与此同时,她重新看到了自己的力量和价值,重新知道自己是值得被人喜欢和被人肯定的。她渐渐知道自己有力量陪伴自己,走自己的人生道路,更相信自己是值得被爱的,而且相信自己能够好好地爱护爱人,拥有这种爱的能力。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她越来越觉得,既然她的先生是那样一个选择,那么我们就只做好和平的父母联盟就好了。接下来她要为她自己的人生进行工作。

所以呢,这个来访者经过了近十次咨询后,咨询师很好地帮助她的家庭渡过了危机,没有用撕裂的办法结束她的关系,而是找到了自己接下来真正想要过的生活,也没有对自己的底线随意地挥霍、放纵,让自己不得不用后半生在这个关系里面去隐忍,像她的母亲一样痛苦一辈子。她没有这样做,所以她选择了跟先生和平分手。

可能有的同学会问说,这个案例最后怎么还给人家做离婚了呢?那其实我想说,对于咨询师来讲,你帮到来访者去成长,来访者真正可以开始不一样的人生,这才是我们真正要帮助来访者的目的。来访者认为这个是真正有帮到她的,那就是有帮到的,一切以来访者本身的需求为主,这才是有效果的。而不是说,以世俗的观念,说婚姻幸福圆满,不离婚才是咨询目标。所以整个这个咨询,就是这样一个情况。

上一条:【依恋风格特征篇】敢爱敢恨的焦虑型人格 下一条:【脱单】同事朋友介绍的相亲对象,遭遇父母反对,如何顺利脱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