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
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返回顶部

【婚姻】情绪强烈&婆媳纷争的来访者如何重获幸福婚姻

发布时间:2021年04月01日06:58:14 点击次数:4972 打印此页 关闭
分享到:

大家好,我们今天继续分享一个有关婚姻修复的案例,通过这个案例想告诉大家,碰到情绪管理能力比较差、有非常强烈的负面情绪的来访者,如何更好地帮助TA们挽回婚姻。

今天给大家介绍的是一个充满矛盾争吵的家庭,如何走上回归充满爱和宁静之路的一个案例。本案的来访者,从离家出走到老公多次要求离婚,找到我之后,现在已经到了来访者回归家庭,慢慢修复情感的这个阶段。

来访者严女士,32岁,广州某公司的中层。老公也是在她大学同学,从谈恋爱到今天已经12年了,风风雨雨走来非常地艰辛。他们整个的结婚过程历经了家长不同意,又历经了他们考研,历经了在外打拼,整个过程非常地辛苦。好不容易结了婚,婚后生了个女儿,今年3岁半,非常可爱,她婚后也是跟公公婆婆住在一起。

广州的房价比较高,他们应该是住在一个复式公寓里面,公公婆婆住在楼上,他们三口人住在楼下。严女士出生在中国某省的一个偏远的农村,原生家庭比较贫困,老公出生广州一个中产阶级家庭,父母工作条件都比较好。相对严女士来说,家庭上是相对富足一些的。严女士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父亲、母亲都在外面打工,跟着爷爷奶奶长大,整个的家庭又在农村,所以受到整个村子的歧视,整个家庭条件非常不好。所以老公的家长就认为两个家庭根本就是门不当户不对。但是无论老公的父母如何反对,我们严女士的老公仍然决定要娶严女士,因为他们风风雨雨确实走了很多年,情感的连接非常地紧密。严女士要离开家乡跟老公在广州定居,老公也为了严女士跟父母撕破脸,反正两个人在这段婚姻中投入了太多太多的感情、精力、资源,投入很多很多。所以我们可以断定她们彼此的情感连接是非常的紧密的。

12年的相濡以沫也让两个人彼此融合在一起了,按理说他们之间不应该有什么裂痕,因为已经12年了。争争吵吵,纷纷攘攘,基本上他们有一些矛盾,有一些问题早就已经磨合好了。但是为什么12年之后,孩子都已经3岁半了,到今天还有这么多矛盾和争吵?这就是我们要思考的。

严女士找到我的时候,一直跟我哭诉着老公跟她各种吵架,甚至前几天两个人因为一些很小的问题到了大打出手的地步。严女士打了老公一耳光,老公踹了严女士几脚。之后严女士在一气之下收拾东西离家出走了,住进了朋友的家里。出走没几天,老公也提出了跟严女士提出了离婚的要求,老公说东西随便你挑,孩子我要,其他的东西你爱拿什么拿什么,只要你跟我离婚就行。可见老公就宁愿什么都不要,也要跟严女士离婚,就可见严女士的老公对她的厌恶到了一定的程度。

老公已经提出离婚了,而且非常坚决,而且不是提出来一次。当严女士搬出来的第一天的时候就说我们要离婚,第三天的时候还跟她说你什么时候跟我去办手续,所以说走到这里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好像整个的离婚的局面已经非常地清晰了,几乎成了定局。

但是我们分析离婚诉求的时候,我们是要分析诉求背后的动力的。这个动力就包括情绪动力和认知动力。在本案中,老公跟严女士打完架,有很强的负面情绪。一个老公在父母面前被自己的老婆打,这其实看起来就非常地不好看了,男人会非常的重面子,不要脸了吗?所以说当严女士打了老公的时候,尤其是在他父母面前打了他的时候,她老公对严女士的这种厌恶是非常强的。而且让严女士的形象在老公的心里头变得非常的可恶,在老公的心里觉得严女士已经不可救药了,所以才认为跟严女士离婚应该是最好的选择,所以才会提出离婚这样的一个要求,而且不只提一次。

严女士继续跟我说,她和老公一家的矛盾点非常多,比如说把老公当上高管之后,总是嫌弃严女士赚钱赚的太少,因为在广州这个地方买房,当生活成本都比较高,老公父母也比较嫌弃严女士,然后说严女士照顾孩子不会照顾,经常把孩子弄哭,孩子不喜欢严女士等等,又经常说严女士没有家教,说严女士爸爸妈妈就经常跟严女士要钱,严女士的弟弟妹妹也经常需要严女士的一个经济上的一个资助。都会让老公以及老公的父母觉得严女士一家都是累赘,他们也会在行动上表示出对严女士一家的鄙视和嫌弃。

比如说严女士要回老家去看父母,老公就坚决不去,也不让她带孩子去,严女士的父母来了之后老公也是不太愿意去陪,然后经常觉得你又把那个钱又给父母了,经常问严女士这种事情,严女士认为自己在这样的一个家庭环境中一直没有被重视,也一直被不公平的对待。严女士的公公婆婆也经常对她有一些不温不火的刺激,虽然这些刺激不会让她当场发怒,但是时间久了,严女士的这些负面情绪就会不断地积累,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爆发。比如说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就是严女士在带孩子的时候,孩子可能有时候会发一些小脾气,不让爸妈抱,不让爸爸碰,不让妈妈碰,这个时候婆婆就会过来,在老公面前对严女士说,你看你都不会带孩子,孩子都不爱跟你,你对孩子真的是一点用都没有。

其实这些话在严女士或者是当时的场景来看,似乎也不值得去发火,但是这种话时间久了,说的次数多了,严女士从原生家庭的这种养成的性格是不能去消化好这些,语言上的不温不火的刺激的。所以她的负面情绪就会不断地积累,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她就爆发了,实在忍不住的时候就开始骂老公,然后甚至动手打老公,老公也会还手,然后严女士还会有时候一激动还会把怒火烧到她公公婆婆那里,她的公公是那种性格属于很直来直去的,你跟我说什么我们就对骂,然后严女士有时候会跟公公对骂。婆婆属于那种心机婊,就是你骂我我不说话,但是我会哭,哭到你老公面前让你老公收拾你。这个时候严女士就是属于这种四面楚歌,被全家人围起来攻击。

严女士这些行为时间久了,老公也觉得忍无可忍,你想想她第一跟公公婆婆都不在理,但是另外一方面她又天天被公公婆婆这种不温不火的语言上的攻击着,她内心的这种愤怒也不断地积累,所以整个的家庭环境就非常的糟糕。进而就影响严女士和老公之间的关系,两个人的矛盾越来越恶劣,进入恶性循环。

严女士跟我讲完这些事情之后,我清晰地感觉到严女士的情绪反应模式并不是一个正常的模式。其实我们看,就是刚开始严女士和老公在一起的时候,老公为严女士真的是付出了很多很多,跟爸爸妈妈就是撕破脸,我这个女人我一定要娶,无论你们说什么我都不行,我就一定要娶我这女朋友对吧?其实我们可以看老公刚开始对严女士的疼爱、呵护、保护都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了,开始有责任,但是严女士本身的这种责任是不可推脱的。

当严女士跟我形容完整个的家庭环境和现在的局面的整个的过程之后,我问了一下严女士的一个原生家庭和成长经历,发现严女士出生农村,小时候父母出去打工,弟弟妹妹给爷爷奶奶带大的,奶奶的性格这里面非常重要的,和奶奶性格非常的强势,严女士的爸爸属于稍微有一点妈宝的这种倾向,奶奶非常强势,几乎就是天天在严女士面前说她妈妈的坏话,在他爸爸面前也要说她妈妈的坏话,她奶奶就属于那种既强势,又属于在我看来就是恶鬼道的人,就是一定要把自己的儿子牢牢看住,然后就经常一定要挑唆严女士的妈妈和爸爸之间的关系,这样爸爸和奶奶之间的关系就很好了,就属于恶鬼道的那种人。

奶奶对爷爷也是非打即骂,大家想想,严女士跟这样的一个奶奶一起长大,耳濡目染了这样的一个行为模式和情绪反应模式,真的让她很难跟人建立良好的沟通关系。严女士跟我说了爷爷的性格,我问了一个问题,我说,你们家奶奶、爷爷,还有你弟弟、妹妹,整个的生长环境中,跟整个村子的人的关系怎么样?她跟我说了一件她印象非常深刻的事情,她小时候很能记住的一件事情,爷爷和奶奶被全村人围攻,这件事情她印象非常的深刻。

大家想想,可能农村的生活环境我不是非常地熟悉,但是我觉得,爷爷奶奶属于一种一直在这样的一个农村的环境中去生活的,左邻右舍大家都很熟悉,除非真的做了很多让所有人都不舒服的事情,不然全村人围攻爷爷奶奶,其实这件事情的发生概率并不高的。也就是说爷爷奶奶对于周围的人际关系处理上并不是非常地好。

我们也进而可以联想到的是,严女士自己处理人际关系的情况是什么样子的。所以我询问了严女士跟同事之间的关系是不是非常地融洽。她跟我会反馈的信息是,她在公司经常用情绪来跟同事沟通,她的领导也经常找她谈话,大概的意思是跟严女士说,你在考虑问题的时候,在说话表达的时候,稍微会让同事觉得很难沟通,希望严女士能够跟大家相处得融洽一点,不要让其他人都觉得很难受。

我们就看得出来了,严女士跟这样的奶奶一起长大,她周遭的人际关系都非常地糟糕。所以说在严女士情绪反应模式里,我们就能看到,她一旦跟人发生矛盾,无论这个矛盾是大是小,严女士都会很敏感地用一种情绪来跟其他人对抗,甚至用情绪来沟通,就会导致整个的生存环境非常地糟糕,这种情绪反应模式也会被她应用在她跟公公和婆婆的生活中。我继续跟她深挖了一下,她当初唯一记得的小时候的那件事情,就是家里经常被别人欺负,还要看别人脸色,其实她对这件事情心里是充满了愤怒的。她说,长大了之后,她一定要回到村子里,让爷爷奶奶都觉得自己以有这样的孙女为荣,能骄傲,能直起腰板。

大家可以看得出,严女士在这样的一个生长经历中,其实有一件事情是她不能容忍的,就是被人否定,被人欺负。所以当她在这公公婆婆这样的一个大家庭里面去与人沟通的时候,一旦公公婆婆跟她之间有一些否定和被否定之间的言语上的冲突,很快严女士就会用负面情绪,用愤怒,表达出来,甚至不计后果。我并没有直接去呈现严女士的情绪反应模式给她看,是因为如果直接说严女士不好,严女士这个问题、那个问题,其实有时候会引起来访者的一个阻抗。我就给严女士呈现她奶奶这样的一个情绪反应模式,用情绪跟其他人去对抗,跟其他人去沟通,去挑拨彼此之间的,亲人之间的关系,呈现整个奶奶的这样的一个情绪反应状态,引导她去感受,作为一个第三人,你看到这样的奶奶是什么的感觉?

她说,看到这样的奶奶非常地不喜欢。她觉得妈妈挺好的,爸爸也挺好的,希望他们两个之间是一个很好的关系。我又问继续问她,我说,这样的奶奶和你之间有什么相似之处?她说,看到了这样的奶奶身上的恶,也好像看到了自己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也看到了自己的恶,看到了自己的问题,看到自己和他人,包括与自己的老公、自己的公公婆婆之间的一个情绪互动的模式。她说,如果继续像这样子的恶性循环,她会让自己的生存环境搞得一塌糊涂,包括跟公司的这些同事之间的关系,领导之间的关系,甚至其实这种模式已经延伸到了家庭关系,最终导致了今天老公要跟自己离婚的这样一个局面。整个的这样的一个分析模式分析之后,我跟严女士确定了一件事情,你是想离婚,还是就想不离婚?这个事情,这个时候一定要去跟她确定一下,她设定好目标,我们所有的事情围绕目标来做,我们围绕目标来实现我们整个的一个过程。

她说,她现在离家出走了,也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她想,我要如何才能回归家庭?所以我们现在就把目标设定好,严女士以后这样的一个情绪如何来消化,以及她的成长的方向,以及她需要去做的一些事情,都要围绕着这个目标来做。我在首单的时候就不断地跟她确认,你到底要什么?

接下来,这个首单,我给了她一个方案,按照我们的方案着手,首先她需要有一个很长的自我成长的过程。你也看到了自己的恶心。如果你想要回到这个家庭,你需要做什么?你需要用什么样的你,什么样的一个严女士,来回归到这样的一个家庭?接下来的一个月,我就让严女士专心做个人成长,我每周做两次的电话沟通。因为严女士,大家知道,她的情绪的模式非常地糟糕,她几乎在跟老公沟通的时候,说不到两句话,就会有一个很强的负面情绪就出现了,所以说,我自己的感受是,我带严女士做整个的情感修复的时候,也非常地艰难。因为她每次都要用情绪来跟我沟通这些东西,我会反呈现给她,让她看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

所以整个的带着她的情绪就会很辛苦。她每天都会跟我说,老师,我们是不是已经没希望了?其实希望很大,我看到的希望很大。然后,老师,我们是不是没希望了?我是不是只能跟他离婚了?比如说她老公在给她发了个信息,问她,你什么时候跟我去办手续离婚?她整个的就进入了一个崩溃状态,让我必须立刻给她打电话,去安抚她的状态。我说,这个状态是很正常的,但是你现在就放弃了等等,要做很长时间的这样的一个情绪疏导,其实这个疏导过程,真的是对咨询师来讲很辛苦,我觉得很辛苦,我不太喜欢去带这样的一个情绪非常大的来访者。

我每次都是让严女士以第三视角去看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天天去写,你把你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写下来,你觉得你奶奶是什么样子?你觉得妈妈是什么样子?你觉得你是什么样?你跟她们两个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你比她们两个人好的地方在哪里?你应该是个什么样子?你曾经做的那些事情,为什么要做?做的给人的感受是什么?你以第三视角看到的你做这件事情,你觉得你在做什么?你觉得你做得怎么样?每天都让她去写这个东西,每次写完了,都要跟我来一个电话的沟通,再把内容再梳理一遍,然后她再进行自我反思。在这个月里,我前三周是没有让她跟老公见面的,基本上都是微信联系,因为这个时候严女士真的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变化非常的小,所以严女士这边,我一边要安抚她的情绪,她情绪稳定性真的很差。

另外一边,大家也可以想象,如果她稳定性好,她就不会走到今天了,所以在处理情绪的时候真的非常艰难。面对情绪稳定性非常差的这一类来访者,真的是需要耗费咨询师的这些耐心,去包容他们,去拉住他们,去带他们成长,把他们拉上来。有一次,这个时候大概是已经第三周了,严女士因为我没有及时回复她的信息为由责问我,我评估她的是焦虑情绪的一个宣泄,很多来访者这个时候都会因为有焦虑情绪,就责问老师。其实这个时候真的是他们在用焦虑的情绪来宣泄。我用了一个技术处理了她这个情绪的宣泄。

这个时候,因为我对严女士非常有把握,所以我就跟她说,这样,你换老师吧,因为到现在,我都没有看到你的变化。我说,我帮你,我很累,我帮你跟帮10个人差不多,你去换老师,找助理去换老师。我用这种失去帮助的恐惧来压制她焦虑的情绪。

其实,很多这种情绪化的来访者,到这个阶段,他就一定会去闹,因为我不让她去跟她老公沟通,不让她跟她老公去见面,所以这个时候她很害怕失去,害怕失去的这种害怕就会是焦虑,这种焦虑如果一直持续,压制不住的话,她就会爆掉,她会把这种焦虑的情绪爆在你身上,会折磨咨询师,咨询师还会被她带偏,这个时候咨询师如果定力不够,还会被她搞的情绪非常的差,咨询师还会顺着她去做,你要去你就见,你要非常想见,你就去见,这个时候整个的局面就会失控,所以这个时候我一定要去压制住她。

这个时候当我说你去换老师,她就很怕,她就会真的是恐惧压制住她。她说,我不会换老师的,我觉得你对我帮助很大,开始各种各样的往回说,这个时候我说你用情绪来去跟我对抗的时候,你就要看到你自己以前用情绪跟其他人对抗的这样的一个模式。所以当你跟我对抗的时候,说明你还没有变,这个时候你就更不能去见你老公,所以这个时候我就相当于把她跟我的模式又呈现出给她看,就不断的去强化她、固化她,不要用情绪跟其他人去沟通,跟其他人去对抗,要看到并改变这样一个模式。

第一个月前三周的时候,基本上都是让她不断的去用这种记日记叙事的方式,不停的让她看到自己这样的一个恶的一面,然后固化她善的一面,不断的让她去成长。第一周的时候她写的东西,那个时候她就会说老师那个人真的是我吗?我说是的,因为我这个人非常的犀利,我就会说你觉得人恶心吗?她说我觉得很恶心,我说你还要继续去做那个人吗?她说老师我不要了,我说好,我说我非常欣慰,能看到你有今天的这样的一个变化。

同时呢,她也能开始体贴别人,比如说老师你别太辛苦了,你赶紧睡觉,不要再跟我聊了,我就是没事想跟你聊两句而已,这个时候你看她都会过来体谅咨询师了,老师今天你多吃点东西,你不要太累了等等,老师今天下雨了你带伞等等,她就会说这样的话,完全从一个暴躁的人变成了一个是体贴人心的正常的女人了。真的讲到这个时候就觉得好不容易,我看到了她的变化,我跟她说,我说这个已经是第三周已经快结束了,我们要进入第四周了,我说我很感谢你的耐心,也感谢你的成长,真的没有让我的付出白费,所以第四周我让她去约老公见面。

因为老公已经在她出来住的这一段时间里,跟她说了两三次要离婚的这件事情了。我说这样,你约老公在茶餐厅见面。谈话内容不要围绕离婚这一块,主要谈话内容就围绕自己对自己的认知和反省。当时我跟她模拟了这样的一个见面的场景,我说老公我知道你讨厌我,我也知道你想跟我离婚,可是我觉得无论离婚与否,我们你都要好好谈谈的。这些天我没有见到你,没有去见你,不是我不想见你,而是我真的是在反思和反省。我在反省这一段时间我离开你,我才发现自己原来是这样一个让人讨厌的人。其实整个的对话,主要的核心内容就是围绕自己去反省自己,去自省自己,看自己多么的讨厌,多么的后悔。

如果老公要谈到离婚,这个时候第一次见面老公要谈到离婚,你就很可怜的说老公我知道你很想离婚,知道你跟我在一起很难受,但是我真的没有准备好,我也请你给我多一些时间,让我去消化和接受这件事情。那么当来访者这么说的时候,只要是一个认知程度还好,情绪比较稳定的男人,基本上都会同意的。除非她们当初闹真的太夸张了,才会拒绝。

这是第一次见面,这次见面是老公和严女士打架分居以来,第一次深入的聊天,我让严女士她全程不要呈现任何的负面情绪,也不要抱怨,只是对自己的反思,对自己的过去的厌恶。其实在严女士跟我回馈第一次见面整个过程之后,我能很清晰的感受到一个感觉,老公已经开始松动了,老公全程没有说任何关于离婚的事情,而且老公也没有再去逼严女士要去做任何决定。但是老公回家之后有一个反馈,让我非常的欣慰。她老公回家之后给她发了个信息,信息内容是这样的:你不要再装了,我觉得这根本就不是你,还是找个时间离婚。严女士看到这条消息就崩溃了,紧急联系我,说我们没有机会了,我们已经没有希望了,我跟他见面了,我也变化了,但是老公还是觉得我不行,还是觉得我在装,还是要跟我离婚。

说到这里,我分析,我觉得这真的是一件好事,因为我们的来访者当她做好个人成长,做好断联,要恢复联系,让对方看到自己变化的时候,很多时候对方都会觉得你不要再装了,你现在都是装了,你这么好都是装的。虽然看到了变化,但是还是不相信。老公回家之后,他妈肯定会问他你干嘛去了?老公说我跟谁,我跟老婆见个面,跟她见面干啥?你们当初打成那样了,不记得吗?这个时候她老公的父母会对他有一个干扰。其实这个时候老公真的是非常的难,大家体会一下老公的心情,老公的心情就是我老婆还是有变化的,挺好的,我还想继续跟我老婆去有一个好的沟通。

这个时候当他到家了之后,他妈就开始各种诋毁,各种情绪影响,老公就会觉得妈妈,还不愿意让我跟她有任何的接触,就相当于老公的心中是有两个力在不断的拉扯,真的会让老公非常的焦虑、非常难受。这个时候老公一个人难受怎么办?心情非常不好怎么办?他一定会去找出口,找一个办法去消化或者逃开这个情绪,这个时候老公逃开这个情绪的最好办法就是,我们离婚,离婚了之后我就没有这样情绪了,我跟我妈有个交待,我也可以离开你。反正这个时候老公内心一方面想接纳变好的严女士,另外一方面想远离严女士,两方面就拉锯,老公才会说这样的话。但是这样的话也传递了一个非常好的信号,这就是我欣慰的地方,老公确实看到了这样的严女士的一个变化,而这个变化也正是老公想要的。我们当初前三周对严女士的这样的个人提升就没有白做,确实是有效果的,我们就继续朝这个方向前进,我就把我的整个的分析状况就跟严女士沟通了,严女士得到这样的分析时候也是很柔软,她也义无反顾地想继续挽回,我们就进入第二个月的一个挽回程序。

第二个月的前两周我让她继续反思,不断的加工她那些美的一面,让她把上一个月写下来的东西再看一遍,再让她跟我反馈,她跟我说,她说自己为什么以前是那个样子。这个时候我就会跟她说,我说你觉得应该是什么样的,她就开始说我觉得我老公真不容易,当初为了我嫁进他们家做出了这么多的牺牲,我其实应该好好地善待我老公的。

第二周我让严女士再次约老公见面,正式见面,我让严女士去为老公买了一些衣服,自己要精心打扮一下。因为他们是在大学认识的,所以说严女士如果有一些装扮上的元素有以前他们在学生时代的一些记忆和情感就会很好,所以说我让她去买衣服的时候,最好是有一些学生元素,不能全是学生,那样太幼稚了,但是有一些学生元素,而且要融合,勾起了她们以前的情感记忆。这次聊天还一样,不聊离婚的事,而是围绕以前大学生活,围绕孩子,围绕工作等等方面去聊,气氛一定要融洽。

他们这次见面分开之后,我让严女士在睡觉之前给老公发一条信息,但只发三个字,“对不起”,只有三个字,多一个字都不能说,老公回复有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其实这句话老公一回复的少,我的天,当时我就站起来,这件事情,已经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那种感觉,感觉看到了曙光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很快他们又有了第三次的见面,我让严女士自己要穿的性感一点,在自己租的公寓的附近吃,吃完饭了,我让她跟她老公说,我说你去我公寓看看怎么样?我把我的公寓打扮的还可以,他们两个就在公寓里发生关系了。

接下来老公很快就跟老公的父母聊了一下,说想让严女士回家住,父母肯定不同意,他父母都跟严女士已经闹成这个样子了。父母说你要接严女士回家,我们就回老家给你看,这个意思就是不同意严女士回家住。她老公仍然不在乎父母的意见,因为他当初结婚的时候,他就有勇气去反对父母的意见,一定要坚持娶严女士,所以这次他也不会在乎父母的意见,只要他想就可以。所以这里面的关键人物就是老公,从始至终都是老公,我一直让严女士围绕老公去做工作,没有让围绕父母去做工作。

好的,最后老公父母一看,他们要回老家也影响不了任何结果,他们就不走了,所以说这也就印证了我当初跟严女士说的,他父母要回老家,只不过是为了吓唬你,根本就不会回的。到此严女士就回家成功,回家成功也只不过是一步而已,其实她回了家之后,这场战争才刚刚开始。

老公的父亲是一个脾气比较直的人,跟严女士相处的时候都是非常直接吵架,发脾气都是直接来,老公的妈妈是一个心机婊,就像我刚才说过的,真的非常有心来刺激严女士,在老公面前说到严女士不是一个好妈妈,不是一个好老婆,不会赚钱,各种各样的诋毁严女士的形象。在三岁半的宝宝面前,说你怎么这么不喜欢妈妈,奶奶在忙,你不要找奶奶,奶奶还会让严女士去吓唬女儿,不让女儿继续哭,等严女士真的这么做了,奶奶还反过来对严女士说,你怎么这么不会带孩子,严女士就会觉得,好,你给我挖了个坑让我跳,奶奶是这样的一个性格。

所以当严女士回家成功之后,她面对的这样的一个脾气暴躁的一个公公,面对这样的一个心机比较深沉的婆婆,真的又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其实在这样的一个公公、婆婆、老公的争端中,我当时分析到的核心的争端就是权力之争。公公还好,婆婆是非常不喜欢严女士夺走了自己的儿子,而且是这样的一个她觉得门不当户不对的女人,夺走了自己的儿子,所以她要控制儿子的爱和依赖。

举一个很简单的细节作例子,严女士跟她女儿两个人剥了石榴给老公吃,剥好的一碗石榴的果实就端到了老公面前。这个时候严女士的婆婆就看到了,看到了之后她马上拿了一个水果,也端到了儿子面前,还有严女士的老公面前,就形成了两个女人都要一个男人来吃东西的这样一个局面,真的是一个在我看来很滑稽的一个家庭权力之争。

正在这个时候,严女士不是又生了一个女儿,婆婆又会去争夺严女士对女儿的这样的一个抚养的权利,婆婆希望儿子和孙女都是围绕自己来转的,而这里面最多余的一个人就是严女士,所以在这样的一个争端里面,严女士这样的一个处为人处事的智慧是远远不及婆婆的,所以说严女士进入了第三个抱怨,她要在这样的一个家庭中,我也给严女士呈现了这样的一个公公婆婆的,现在的这样的一个状态,他们内心的打算,所以说严女士也看到了自己身处的这样一个危机,所以为了不被这样的一个家庭再次驱逐出去,不再失去老公和孩子,严女士在一个家庭权力争夺危机里面来找我们继续帮她。

所以第三个月的时候,她跟公公相处的一个方式和跟婆婆相处的一个方式,我跟她定下来了,我说你跟公公要谦虚、幽默、懂事,跟婆婆谨慎小心,不要乱说话,跟老公相处一定要亲密无间,在家里能有多亲密就有多亲密。现在公公婆婆的状态是不遗余力地让严女士各种不舒服,其实每次不舒服都会让严女士给化解掉,因为我们在严女士的背后帮助严女士。这些不遗余力,比如说婆婆洗衣服,要不就是在严女士在带孩子的时候,婆婆会从严女士的手里极其粗暴地把孩子抢走,这些行为都已经表现出婆婆对严女士的容忍已经到了负数的状态。但是其实无论做什么,我在这里从来没有建议过严女士你要做什么小动作,来刺激公公婆婆。

但是公公婆婆做错的事情,是公公婆婆应该放手,让严女士和老公、孩子他们三个人成为一家,然后搬出去住,这才是让孩子让一个家庭正常健康成长的一个最智慧的决定。而婆婆最不正确的地方就是她不肯放手,她一定要跟儿子和孙女之间保持正常家庭关系的亲密度。所以为了帮助严女士保护好自己的家庭,保护好老公、女儿,还有严女士,严女士在这里必须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跟老公建立非常非常亲密的关系。

比如说她刚回来的时候,严女士就属于那种大吵之后的修复,但是又不是非常地紧密,这个时候严女士的性生活我们要帮她指导,因为她是一个不是很放得开的一个女性,所以性生活上我要帮她去调整。还有她和老公之间的连接点要做调整,以前的连接点非常少,严女士带孩子,老公出去健身,现在就是说老公出去健身,你也出去跟老公一起健身。老公出去散步,严女士要跟老公一起出去散步,严女士还要给老公无微不至的关怀。在照顾孩子上,也给老公一些引导等等,他们的情感连接点越来越多。

其实我是从五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性价值,就是你会不会打扮,会不会穿衣服,你有没有魅力。第二个方面是经济价值,经济价值严女士在短时间内是很难提升的,但是严女士也是可以给老公提供一些经济上的,比如说工作上的一些帮助,两个人虽然是不同的公司,但是你的项目我也可以帮你做到一些等等,这是经济价值。第三个方面是情绪价值,因为严女士以前的情绪模式非常的差,总是用负面的情绪再去跟其他人去对抗,去沟通。现在要说一些很打情骂俏的话,让人开心的话,比如说夫妻两个之间的这种性语言上的一些互动,他们都要有改善,这是第三点。第四个方面是情感,跟老公的关系,这样的一个连接非常多的时候,慢慢地去调动老公对生活,对以前的这些情感记忆,对未来的这样的情感寄托,对自己身上的一些情感上的一些连接,这些东西都要帮她加强。第五个方面是精神价值。因为他们两个都属于高级知识分子,全都是硕士毕业,而且他们的认知能力也非常地高,所以我经常让严女士本身需要对生活的认知能力,对情感的认知能力都加强起来的时候,在很多层面上她是可以去引导到或者是指引到老公的。这就是她五个方面的价值,当五个方面的价值都提升的时候,她个人的魅力就提升起来了。

事情发展到今天,她在家里面的地位已经怎么说,基本盘已经控制住了,她不会随时随地就被婆婆或者是公公、老公给赶出去了,也不会再随时随地就爆掉了。但是这个家庭未来的一个走势是一定以及肯定是要严女士、老公,还有女儿他们三个人要出来住的。其实对于孩子来讲,找到自己心爱的伴侣,并结成终身才是最好的结局,一旦家长参与进来,这就是就不再是一个小小家庭的爱了,而是一个大家族的爱。大家族势必会存在一些权力的争夺,会产生各种各样的,反而不利于小家庭的这种融洽,会让小家庭而产生各种各样的裂痕。严女士的故事就是一个大家族的权力争端,导致了小家庭爱的分裂,所以我对严女士的整个的这样的情感修复的过程,就是让大家族的权力争端后退,让小家庭的爱前置,让爱回归的这样一个过程。



上一条:【恋爱】价值高的一方被分手,不甘心,应该挽回还是离开? 下一条:【挽回】女生没做错事,男友却频繁指责并冷战,如何挽回?